“赶鬼治病”就是要把活人变成“鬼”

来源:凯风网 作者: 2016-12-16 11:26:40

    门徒会宣称,季三保可以像耶稣一样“赶鬼治病”,甚至能让“瞎子复明、瘸子走路、死人复活”。只要虔诚地奉“三赎的名”祷告,有病不吃药就能得医治,没病的则会更健壮,因为“病来源于罪”,“只要罪得赦免,病就得以医治”。照此谬论,门徒会的信徒们经常通过祷告为人“赶鬼治病”,让不少无辜的人受尽折磨而死。那么,“赶鬼治病”究竟是个什么鬼东西?

    “赶鬼治病”,理论很荒谬

    世界上有无鬼神,“赶鬼治病”的“理论”能不能成立,让我们来看看古人是怎么说的。孟子云,“世上无鬼神,百事人做成贵贱。”佛说,“这世上本无鬼神,因为人的心里有了鬼神所以才有鬼神。” 所以,所谓“鬼魂现象”是某些人为了特殊目的而制造出来的。鬼神是人类社会生活的产物,源于对未知和自然的恐惧、敬畏。鬼神附体之说纯属荒诞无稽的唯心观之说,形同鬼神附体的生命体智慧物质运动现象,只不过是个体智慧源的生命体智慧物质的胆识能力,在生命体智慧物质创造性进化过程中,其胆识能力立体曲面的某种时空条件下的标识点位于生命体智慧物质内部,造就生命体智慧物质的判断、决策时空叠加运动,呈现“形同异常物质阻滞”的非正常运动状态规律。虚幻的鬼神并不可怕,那些肆意传播鬼神迷信思想骗取钱财的所谓的大师比“鬼”更恐怖,更恶毒!试想,如果真有鬼神存在,那么门徒会宣扬“祷告治病”、“赶鬼治病”害死了那么多无辜的百姓,那些亡灵还不变成厉鬼出来大显神通,报仇雪恨。所以说,门徒会“赶鬼治病”的荒谬理论根本不能成立,它只不过是门徒会用来敛聚钱财的骗术而已。

    “赶鬼治病”,手段太残忍

    门徒会的“赶鬼治病”骇人听闻,其手段非常残忍。门徒会信徒对病人“赶鬼治病”时,往往采取非法拘禁,强制禁食禁水,用燃烧的碳火熏烤被祷告者的身体、面部,或用火钳夹手指,用棍棒击打病人身体,用剪刀扎人身体,用开水烫人身体等方式来“赶鬼驱魔”。通过采取上述手段不停的折磨,被“赶鬼治病”的患者往往是非死即残。如,宁夏彭阳县门徒会成员扈某称另一成员王亦患了“鬼附病”,扈某等人连续10天对王某用火钳夹手指、折手指、抓头发,用“经书”、巴掌击打其面部,并限制吃喝,后来王某因外伤和缺水导致急性肾功能衰竭死亡。又如,2015年6月14日,湖北监利县翟新勇、姚湘枝等门徒会成员为了“开新工”,不惜拿村民徐某作“见证”,将患病的徐某关押11天,期间不给服药,不给进食,还不断地殴打,结果将徐某活活折磨致死;湖北省丹江口市信徒王崇华得知同村闫洪喜曾患精神分裂症,伙同其他3名门徒会信徒认为闫洪喜身附的鬼比较厉害,打得不痛鬼赶不走,随后轮流用经书、桃树枝抽打闫洪喜头部、背部,闫洪喜终因体力不支,昏倒在地,在送往医院途中死亡。这样的案例不胜枚举。

    “赶鬼治病”,结果要人命

    门徒会“赶鬼治病”导致的直接后果常常是让受害者当场丧命,就是未造成当场死亡者,如不及时送医院抢救,也会要了人的性命。1998年1月6日晚,河北省河间市侯焕清、侯香兰、陈书苓、卢占清、卢纪然等5名门徒会女信徒,为本市故仙镇缴台村门徒女信徒秦四胜“祷告治病”,连续祷告一天两晚未能奏效,并且秦还说自己是从五台山来的狐仙姑。第三天中午,卢占清等认为秦四胜是“狐仙”附体,由卢占清摁住挣扎、喊叫的秦四胜,侯焕清和其他人轮流踩秦四胜的腹部驱逐“狐仙”。秦四胜表情十分痛苦地说:“我走,我走。”并极力想推开侯焕清等人。侯、陈却说:“别怜悯她的肉体。”于是她们又继续踩。导致秦四胜腹主动脉、下腔静脉破裂致失血性休克死亡。(《河间“门徒会”信徒致人死亡(图)》凯风网,2012年1月5日)江苏省东海县门徒会成员孙某,为本县农民鲍某患有精神病的儿子“赶鬼治病”,连续五天捆住病人手脚,禁水禁食,将其活活折磨致死;河北省高唐县门徒会成员危某患有强直性脊髓炎,腰腿伸不直。该县门徒会头目井某指使门徒会成员刘某、高某等人,采取祷告,强行压直等方法为危某“治病”,最终致其死亡。

    门徒会“赶鬼治病”的“理论”很荒谬,受害者的结局很凄惨。广大群众千万不能被门徒会的妖言惑众所蒙骗,以免成为“赶鬼治病”的冤死鬼。

(责编:王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