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摘”证人为何不敢露真容?(图)

来源:莫邪网 作者:霜刃 2016-08-18 11:53:51

10年前,法轮功炮制出“中共活摘法轮功人员器官”的惊天谣言,意在抹黑中国政府,向西方反华势力讨赏。然而,假的真不了,“活摘”谣言制造者表现得十分心虚。其表现之一就是不敢让“最有力”的证人露真容(按,对第三个证人“沈阳老军医”和第四个证人“金姓朝鲜族男子”,法轮功媒体连照片也没提供,故谈不上假容真容)。

2006年3月9日,法轮功媒体大纪元抛出《沈阳集中营设焚尸炉 售法轮功学员器官》,推出第一个证人——记者R先生(后来改称“皮特”,此人据称是“秘密集中营”的发现者,其详细“证词”此不赘引)。在这篇所谓报道中,有一个加粗字体的小标题“我已经把生死置于度外”,其下内容为R先生的自述:“我现在来到美国,谈到禽流感的问题,还有苏家屯法轮功学员的问题。我这样站出来说以后,所有的人都会震惊。我今天坐在这和你们谈这个话的时候,我说一句很实实在在的话,我已经把生死置于度外。”既然如此,那就亮出真容吧。然而,大纪元在文章最前面提供的R先生照片,却对面部加了马赛克。可配图的文字却称:“由于身份敏感和安全的考虑,他在接受大纪元采访的时候,要求隐去真实的姓名等。”这就自相矛盾了:既然“已经把生死置于度外”,为什么又“要求隐去真实的姓名等”(霜刃按,“等”显然包括对面部作“加密处理”)呢?只有一种解释,这个证人是假的!

《沈阳集中营设焚尸炉 售法轮功学员器官》截图

无独有偶,2006年3月17日,大纪元发表《证人现身指证苏家屯集中营 摘活体器官》,推出第二个证人——“沈阳苏家屯辽宁省血栓中西结合医院一名前工作人员”(霜刃按,她就是后来的医生太太“安妮”)。这名女性证人说:“我本人在沈阳苏家屯辽宁省血栓中西结合医院工作,这个地方就是这个集中营的设立地。我的直系亲属有参与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手术……”“家人已被领导要求从2001年开始参与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手术。当时已经是2003年,经过几年之后,因为参与此事件,已经被折磨的痛苦不堪,不可能再待在此医院从事这个罪恶,家人决定出国来逃避此事。”同年4月22日,法轮功媒体发表《苏家屯事件男女证人华府公开指证全文》,这位已经叫“安妮”的证人说:“我和我的前任丈夫是在1999年到2004年之间在这家医院工作的,我的前夫曾经是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手术的一名脑外科医生……”夫妻俩在同一个医院工作了5年,而且丈夫是脑外科医生,后来又一起出国。这样的情况,在同一家医院“撞衫”的可能性极小,几乎就是不可能。因此,如果一切真如“安妮”所说,苏家屯医院的领导和同事很容易根据她提供的信息“找”出这对夫妇是何许人。“安妮”的面相没有必要遮遮掩掩。然而,大纪元在提供“安妮”照片时,居然只让读者看到她的背影。为什么呢?因为她根本就不是什么“沈阳苏家屯辽宁省血栓中西结合医院一名前工作人员”!

《证人现身指证苏家屯集中营 摘活体器官》截图

4月21日,法轮功正见网发表《法轮功学员华府集会 证人现身指证中共活体器官移植罪恶》称:“4月20日下午2点,来自世界各地的法轮功学员在Mcpherson广场举行新闻发布会,6周前披露苏家屯集中营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安妮(Anni)和皮特(Peter)公开现身,指证中共劳教所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的罪行。”这回,倒是提供了二人的正面照片,也没打马赛克。然而,却让他们戴着墨镜。

接受采访的“安妮”戴着墨镜

接受采访的“皮特”戴着墨镜

为啥要戴墨镜?遮掩真容,怕别人辨认出来呗。对法轮功不利的是,有人就根据上述安妮照片,指出苏家屯医院从无此人。辽宁省血栓中西结合医院的副院长张玉琴女士明确指出,该院根本就没有“安妮”及其前夫这两个人存在过。

约两个月后,2006年6月28日,网上有人爆料了这两个奇葩证人的真实身份。且看原文截图:

我不敢肯定这条猛料绝对真实,但就笔者有限的视野,未见法轮功出来“澄清”或“辟谣”,估计也八九不离十吧。退一步说,就算这条猛料是某些痛恨法轮功邪教的网友的“恶搞”,那也是以毒攻毒。因为恶搞者能够断定,“皮特”和“安妮”这两个活摘的有力证人绝对是假的,料定法轮功方面根本拿不出“自证清白”的证据来。

“活摘”证人为何不敢露真容?做贼心虚呗。

(责编:王春宇)